问题编号:15118   浏览人次:619   回答:1   顶:0   踩:0
收藏 分享链接:
解答状态:待完善    评论状态: 可以

孙桐 (2015-09-27提问)

孙老师您好, 感谢您上次为我解答了有关听力测试构念的问题,对我很有帮助。有关评价素养(assessment literacy)方面,我在读文献的时候发现了一个问题。根据Taylor(2013)对评价素养概念的解析,literacy这个词的原意为the ability to read and write,也就是说“素养”的本质应该是一种“能力”,assessment literacy是在这个概念的基础上扩展出来的,实质上是与评价有关的各利益相关者在评价方面的能力。然而,我看到国内有些有关评价素养及语言评价素养的论文认为评价素养的概念和框架在我国需要“本土化”。比如,有的文章认为可以探讨在中国外语环境下,语言教师的评价素养该如何界定;有的认为评价素养的内容和框架的非本土化是一个问题,只有对其框架进行本土化才是解决方案;还有人认为教师评价素养不仅是理论问题,更重要的是实践问题,照搬国外的框架或标准定会“水土不服”,因此必须构建本土化了的评价素养内容框架。但我对这种提法有疑问,既然评价素养是一种能力,评价能力怎么能“本土化”呢?用听力构念举例,难道中国人的英语听力能力与美国人的英语听力能力有本质的不同?那雅思、托福考试到了中国岂不是要完全翻新,否则就会“水土不服”?对于一些所谓“本土化”的评价素养框架,我从中未体会到任何中国特有的元素。 在另一些中文文献里,其作者对评价素养本土化的问题未有涉及,或模棱两可。我读了各种文献之后,对评价素养的认识反倒更模糊了…… 我不知道这是因为我对文章的理解不够透彻,还是有些问题确实还存在争议。希望能在这个问题上征求一下您的意见。

孙海洋 2015-10-07

您好!您的这种善于思考、善于钻研的精神很是让人敬佩和感动。测评素养是近些年来测试领域的一个研究热点,我自己没有做过相关研究,抱歉无法给您更深入的解释和说明。我们去年组织过一期测评素养的热点聚焦http://iresearch.unipus.cn/hottopic/detail.php?PostID=10457,您可以看看几位专家的观点,看看有没有启发。关于您说的抽象的构念不会变化的观点,我个人感觉具体考试中的构念还是有变化的,能力一词可能是抽象的,可是您要测试的具体的能力组成是会变化的。希望对您有所帮助!
现有0条回复     顶:0   踩: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