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语教育改革与发展

发布时间:2017-02-14 14:36浏览数:3222评论数:0 收藏

外语是国家重要软实力资源,外语教育是我国教育事业的有机组成部分,对于国家总体战略的有效实施具有重要的支撑和推进作用。“2016中国外语教育改革与发展高层论坛”于12月10日在广州举行,该论坛由广东外语外贸大学主办,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等机构协办。

iResearch特别邀请论坛诸位主旨发言专家,推出“外语教育改革与发展”专题热点探讨。

仲伟合  教授 专家简介

国家战略视角下的我国外语教育改革与发展

外语教育是我国教育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对接国家新型发展战略对国际化外语人才的需要,重新定位和规划外语教育事业,构建高层次国际化外语人才培养体系,对国家的经济转型、文化传播和信息安全具有重要战略意义。然而,从国家发展战略需求来审视我国外语教育事业,尚存在战略意识缺位、战略规划不足、资源投入不足,配置不合理等问题。

以外语语种数量为例,目前和中国建交的172个国家中,非通用语种有 95种,而中国目前仅能开设 67种语言课程。根据中国非通用语教学研究会最新数据,“一带一路”沿线65个国家(不含南太平洋国家),有49种官方语言性质的非通用语,国内高校已开设的有32种(指专业外语,不包括二外等),尚有三分之一语种未被覆盖,不少语种都是近几年新开的。未来“一带一路”的建设,将面临非通用语人才储备严重短缺的困境。

在国家战略视野下,亟待论证研究外语教育服务国家政治、经济、文化、军事、安全等发展需求的方法路径。

一、确立我国外语教育规划与实施战略。明确新形势下我国外语教育发展战略定位、加快设立外语管理专门机构的步伐,协同联动、建构并完善外语教育的语种规划、层次和水平衔接。同时,重视国家安全语言教育与规划,加强军事外语教育规划。

二、开展国家外语能力建设动态监控。外语需求的调查分析是外语规划的重要依据。亟待政府牵头,动态监控国家外语能力总量和需求、外语教学国家标准实施情况、外语评价体系及外语教师发展状况等方面。

三、优化中国外语教育评价体系。外语能力评价体系旨在为各阶段外语教育提供能力标准和测评方法,构建沟通衔接各级各类外语教学、科学评价多种学习成果的终身学习“立交桥”。亟需建立国家外语教育评价体系,改革完善现有考试体系,采用多元评价,从而准确利用考试结果、针对性的开展教学和衔接、节省外语教育资源、提升外语教育质量及效率。

四、促进外语教师发展并提升外语师资水平。外语教学改革和教学水平提升的关键在于外语教师。目前还没有针对外语教师教学水平、教师能力的有效评价体系。因此,亟待建立健全外语教师资格认定制度及专业等级标准,建构基于外语教师专业能力发展的保障体系。从国家的现实需要出发,应建立并强化非通用语种师资培养机制,尤其是解决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经贸、文化、科技、人文交流等密切相关的语种的师资配置。  

五、探索创新型外语拔尖人才培养模式。创新教育是当前中国教育领域的主旋律。外语教育在培养具有国际视野的创新型拔尖人才方面承担着其他学科无法替代的作用。有必要探索实践非外语专业和外语专业拔尖创新人才培养模式,鼓励外语院校与综合性大学及国外高校协同培养,明确拔尖人才培养目标和规格。发挥优势互补效应。

面向国家战略需求,改革与完善我国外语教育体系,为国家参与全球治理和国际文化交流储备外语人才,提供重要智力支撑和保障。

顶票:0; 踩票:0    

王铭玉  教授 专家简介

 “一带一路”建设亟需构建语言战略

 

“语言互通”是“一带一路”互联互通的基础,也是重要前提条件。“一带一路”沿线共涉及国家64个,贯穿亚、欧、非三大洲,占世界224国家和地区的29%,语言近60种,涵盖了世界9大语系的不同语族和语支。我们认为,在“一带一路”建设中语言战略需先行,在语言规划、语言安全、周边国家通用语建设、汉语传播以及语言服务五个方面有所作为。

一、加强语言规划

语言发展需要国家战略。据统计,目前美国大学拥有270种语种的教学能力。此外,英国、法国、德国、俄罗斯等国家也都具有开设上百个语种课程的教学和研究能力。中国是一个世界大国,但却始终未见有关国家的语言政策出台。国家应鼓励高校合理有序、错位互补地开设“一带一路”沿线非通用语语种,特别要加大对东亚、中东欧、中东以及非洲四个区域非通用语种建设的力度。目前,非通用语种建设主要面临三个困难:师资严重匮乏;人才培养经费紧张;高考政策束缚。非通用语人才培养的最优途径是打通高中与大学人才培养的直通桥。建议降低师资门槛,设立非通用语人才专项培养经费,制定非通用语种人才特殊招生政策。

二、重视语言安全

语言安全是指语言文字及其使用能够满足国家和社会稳定、发展的需要,不出现影响国家、社会安全的问题。我们要从内源性、外源性、双源性、多源性四个方面关注语言安全并做好五个方面的工作:启动跨文化语言安全战略研究;建立健全基于多语种语言的案例风险信息和案例库,及时发布和提供语言案例信息和预警信息;安排专门机构从理论和实践角度研究跨境语言,开发利用跨境语言技能;建立国家语言案例应急和救援机制;建立“一带一路”跨国网络空间语言舆情监测。

三、优先发展周边国家共同语

共同语指操不同母语(包括不同一语言)的人之间共同使用的一种交际媒介语。中国共有20个周边国家,其中陆上邻国14个,海上邻国6个,是世界上邻国最多的国家。就语言而言,周边通用的语言只有英语为一级共同语;二级共同语是俄语,它在中亚3个邻国通用;三级共同语是马来语、印尼语、印地语、乌尔都语,它们在各自的区域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