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与科学

发布时间:2017-02-23 15:45浏览数:3371评论数:0 收藏

有关文学与科学的关系,早在一百多年前两位维多利亚哲人赫胥黎(T. H. Huxley)与阿诺德(Matthew Arnold)就展开“辩论”。赫胥黎是达尔文的坚定拥护者,他在《科学与文化》中强调用“科学精神”来看待事物,认为只有这样才能形成对事物的真切认识。他指出那些拥护古典文化而排斥科学教育的文化守成主义者缺乏的正是这种科学精神。阿诺德随后在《文学与科学》中强调古典主义文学教育重要性,指出文学作品直接揭示人性。事实上以“反科学”而闻名的华兹华斯,细读其作品,可以看出他对科技发展的反应是客观辩证的。他认为诗人既要像科学家一样奋发有为,又要贡献“神圣精神”去援助物质性或工具性科学。同时代的诗人柯勒律治的科学观更为明显。柯氏对待科学的兴趣是持久的,但对科学的态度是复杂的。他质疑科学“自下而上”的经验主义研究方法,但也渴求这种“生命的知识”。《古舟子咏》可谓体现了这种分裂的态度。维多利亚时代的作家,无论本人是否读过达尔文的作品,其创作都一定程度受到达尔文思想的影响。这种影响在乔治·艾略特身上体现得最为明显。

随着20世纪80年代“达尔文产业”的兴起,各种现当代版本的达尔文主义纷纷以各自的方式对达尔文理论进行阐释和利用。越来越多的当代作家如拜厄特等在创作中开始关注与达尔文理论相关的主题。进入二十一世纪,以约瑟夫·卡罗尔为代表的批评家以达尔文进化论为出发点,把进化生物学、进化心理学和进化社会学的理论引入到文学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