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编号:13820   浏览人次:612   回答:1   顶:0   踩:0
收藏 分享链接:
解答状态:待完善    评论状态: 可以

孙桐向梁雅梦提问 (2015-06-03提问)

梁老师您好,感谢您前一段时间为我解答的一个问题,现在我还有些有关语言功能的问题想问一下。韩礼德的语言三大元功能,ideational function, interpersonal function和 textual function,为什么不多不少正好就是这三种?胡壮麟(2006: 9)提到的Jakobson (1960)就提出了语言的6种功能:referential, poetic, emotive, conative, phatic,和metalingual function。韩礼德语言三大功能的理念虽然贯穿了系统功能语言学大部分的领域,但是在儿童语言功能方面却又另起炉灶,提出了7个功能:instrumental, regulatory, representational, ideational, personal, heuristic, imaginative. 那么韩礼德提出语言三大元功能和儿童语言功能,分别用了什么样的思路,参考了哪些理论?为什么不用三大元功能直接解释儿童语言?儿童语言功能与三大元更能又是如何联系的?

梁雅梦 2015-06-03

满意答案!
孙老师您好,非常高兴能够再次和您在iResearch这个平台上交流。韩礼德的三大元功能和儿童的语言功能分别代表了人类语言发展的两个阶段:成人时期和儿童时期。实际上,随着人类语言由原型语(protolanguage)向成人语言(adult language)逐步演化,“功能”历经了三个发展阶段:微观功能(microfunction),宏观功能(macrofunction)和元功能(metafunction)。每一种功能分别对应了人类语言发展的特定时期。您提到的儿童的七种语言功能对应的就是原型语时期语言的微观功能。在语言发展的宏观功能阶段,语言具备两大功能:mathetic(学习)功能和pragmatic(语用)功能。步入成人阶段后,语言演化成为三大元功能:ideational(还包括experiential和logical功能)、interpersonal和textual。有关“功能”的具体解释您可以参考这本书:Matthiessen, C. M.I., K.Teruya, and M. Lam (2010)Key Terms in Systemic Functional Linguistics. London and New York: Continuum。期待着与您的下次交流。
现有2条回复     顶:0   踩:0
孙桐: (2015-06-04 10:01)
梁老师您好,非常感谢您的解答,您推荐的参考书太方便了,我之前就想找这样一本书,只是不知道叫什么名字。有关儿童语言功能到元功能,有一个术语我还有点困惑:“functional reduction”: a set of fairly discrete functions, each with its own meaning potential and therefore its own grammar, is replaced by a much more highly organized and more abstract, but also much simpler, functional system. (Halliday 1976: 19, "the form of a functional grammar")从儿童语言到成人语言,功能应该是由简单到复杂,但为什么又被描述为一个“更简单的”功能系统?我唯一能想到的reduction就是分类数量的减少,而每一类功能实际上内容显然更复杂了。请问这个概念应该如何理解呢?
梁雅梦: (2015-06-06 13:39)
孙老师您好,非常抱歉这么迟才回复您。您提到的“functional reduction”这一概念我还没有读到过,所以以下只能谈谈我的一些粗浅的理解。Matthiessen et al. (2010: 102, 138)指出,儿童原型语阶段的微观功能(microfunctions)与语言使用的语境直接相关。可以说,这一阶段的功能即等同于语言使用(“At this stage we can say that function in fact equals use")。到了宏观功能阶段,mathetic(the one for learning)和pragmatic(the one for doing)功能之间仍旧是相互排斥("mutually exclusive")的关系。换言之,两者不会在语言的具体使用中同时出现。而到了更加抽象的元功能阶段,ideational, interpersonal和textual功能则作为意义实现的三种方式,在语言系统中同时存在,互为补充。和儿童语言时期的功能不同,元功能对应的并非语言使用的具体语境(context of use),而是通过更加宏观、系统的方式解释意义的实现形式。因此,元功能不仅可以解释单一的语言使用实例(instances),也可以解释更加复杂的语言使用范式(patterns)。在functional reduction过程中,对应语境的一个个具体的功能被分类、抽象成更加宏观的元功能。经过提炼后的理论框架更加有助于我们系统、科学地研究语言现象。以上只是我的一点儿浅薄的看法,希望有机会与孙老师继续讨论。